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【玉带河景观小辑】—— 雁鹅湖
发布者:百利宫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1-01-01 00:23

  从位于播阳河畔的通郦水泥公司出发,沿后山的水泥硬化道路行走一公里,便会看到一个深蓝的湖。

  印象里,它像一块神奇的镜面,镶嵌在巍峨的群山峻岭中。像一块宽大柔软的丝绸,舒展在纵横交错的沟谷间。像一个温馨素雅的蓝色之梦,静谧在侗乡人质朴的心海里。它就是美丽的雁鹅湖,一个青山环抱,碧波荡漾,令人心醉的湖。

  披着午后暖暖的秋阳,我乘坐的小木船缓缓划向湖心。用手亲近柔柔的满湖碧水,双目眺望远处延绵的青山,心随船桨的划动而起伏。我走过许多地方,也见过许多江河湖海,但像雁鹅湖这般具有明显湖光山色,水质清澈明亮的湖却不多见。在侗乡这崇山峻岭里,这美丽的雁鹅湖分明就是天上坠落侗乡的一颗蓝宝石。它熠熠生辉,光彩夺目,呵护着一方净土,滋养了万物苍生。

  宽阔的湖面把我乘坐的船衬托得如一片轻飘的树叶。船工躬着腰均匀地摇着桨,小船慢慢地向前行进,船后吐出一条长长的水纹,依稀向两边扩散,像一条宽大的鱼尾。船行到湖的中央,那里有几丫黑黑的枯树杈,树杈上栖息着十多只白色的鸟,当船快接近树杈时,那些白鸟突然展翅腾飞,时而冲向高空,时而倾斜着身子贴着水面一掠而过,犹如高空滑翔运动的选手。我突然想起了唐朝诗人刘禹锡《秋词》里的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的诗句,虽然这鸟不是鹤,但意境却完全不亚于诗人当时的情景。

  船工告诉我,这雁鹅湖装着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,也是因为故事的结局,后来雁鹅湖里再也见不到畅游的灰色雁鹅。

  魏魏的罗蒙山下有位英俊勤劳的苗家后生,常年划着一只小船穿行于通道与靖州河段,依靠打鱼为生。后生的父母年老体弱,家里的生活重担全落在他一人身上。每天麻麻亮,后生就带上捕鱼工具上船,无论刮风下雨,始终如一。傍晚时分劳累一天的他,又要匆匆忙忙把新鲜的活鱼拿到镇上出售,回到家已是四周漆黑,这时他还不能歇息,他要把死了的鱼用酸水烹煮后,放到竹帘上晾干熏烤,待熏成鱼干后再出售,鱼干的价格往往比较好,这样活鱼死鱼都可换成钱。

  在后生打鱼河段的上游,有一个归属于靖州的村寨,靠近码头的人家里,有一位善良美丽,性格开朗,喜爱唱歌的姑娘。姑娘时常在码头边洗菜洗衣。一次恰逢苗家后生在此河段打鱼,姑娘有心逗下后生,便放开嗓音唱到:“小船落在水中央,问哥做的是哪行。功夫忙忙天天有,何不歇下把歌扬。”正在专心打鱼的后生被这突然传来的歌声所吸引,他朝码头一看,姑娘正冲着他笑呢,从未与年轻姑娘正眼相对的他脸上立刻泛起一片红霞。后生居住的苗寨,人们大都会唱山歌,土生土长的他多多少少也会唱几首,对姑娘的歌声,他想不理会但又觉得失礼,于是他回唱到:“今日撑船到妹乡,船上坐的打鱼郎,打鱼只为谋生计,唱歌哪能换食粮。”一边唱一边赶紧摇浆向下游飘去。“船上阿哥你莫慌,妹也不是咬人狼。若是阿哥不嫌弃,妹愿随哥到你乡。咯咯咯......”歌声和笑声随风从后面追船而来。

  后来,后生每每经过码头,那位姑娘似乎早早等候一般,每次都要对上一两段山歌才罢休。久而久之,苗家后生与姑娘心生恋情,在一个斜阳西照的傍晚,两人约定每年大雁飞来的时节,一起到雁鹅湖中的一个小岛上相会。

  次年,鸿雁传情,两人双双来到湖中的小岛上。湖水潋滟,波光粼粼,几十只雁鹅自由环游在小岛周围,仿佛为相爱的俩人翩翩起舞。苗家后生与那位姑娘在岛上互诉衷肠,愉悦地谈笑,只到太阳西下,在迷人的波光里俩人才依依不舍地分手道别。之后每年鸿雁飞来时,岛上就会出现两个相依相偎的身影。

  那年相会,后生和姑娘在岛上立誓,一个非对方不嫁,一个非对方不娶,并谋划来年成婚。那一刻,幸福与甜蜜映在两位年轻人的脸上,把雁群高兴得展翅起舞,嗷嗷高歌。

  又是一年大雁南飞,苗家后生早早来到小岛上等候心爱的人到来,从日出等到日上中天,再到日落西山,整整一天,苗家后生望穿秋水,但始终未见姑娘的身影,天快黑时才怀着忐忑的心回到家里。 一夜无眠,后生躺在床上冥思苦想,始终没能得到答案。

  第二天,他早早起床,登上船用力摇浆向姑娘家驶去。来到姑娘家,大门紧闭。后生向旁边一老人打听,老人告诉他:已半月有余没见这一家子人,听说是到很远的一个城市去了。后来经多方打听才知道,原来姑娘的父母知道他俩的事后,嫌后生家境贫寒,十分反对他俩结合。就在两人相约日子到来的前半个月,姑娘的父母早已相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城里男人作为本家姑爷,并收了男方一笔彩礼钱。那天,夫妇俩以走亲戚名义,将姑娘骗上驶往遥远城市的列车去和那城里男人完婚。姑娘知道真相后坚决不从,而她的父母却已死相逼,心地善良的姑娘在万般无奈下只好屈从。完婚那天,姑娘泪眼汪汪,朝着家乡的方向深鞠一躬。“哥呀,是我对不住你,今天我成了别家的人,但我心永远是你的。若来世有缘,我们再成一家人”。

  从此,苗家后生变得沉默寡言。又是一年大雁南飞时节。他再次来到这个曾经有过幸福和甜蜜的小岛。然而,眼前的风景变得如此萧瑟,那水上曼舞的雁群也没了身影,似乎一切都随着他与姑娘的分离而远去。

  后来,人们把这对恋人约会的小岛叫做“情人岛”。而大雁或许也通灵性,不愿再涉及这块让苗家后生伤心的地方,从那以后,湖里便再也见不到雁鹅的影子。

  小船在桨声里缓缓前行,老人讲述的故事凄美揪心,我的思绪随小船荡起的涟漪向四周漫散。棒打鸳鸯,一对相亲相爱的人就这样被拆散,“飞鸟与鱼不同路,从此山水不相逢。”船工提起的浆落下无数水滴,就像苗家后生和那位姑娘的眼泪。

  在宽阔的湖上泛舟畅游,不知不觉已是日落时分。圆盘似的太阳挂在西边的山粱上,把天边的云染得像火烧一般。湖面上亦是一片橙红,闪跳着耀眼的点点波光,酷似散落湖面的繁星,又像浮着的碎玉。此刻,水天一色,苍翠的山麓被镀上了一层金色,心绪便又被撩拨,当年苗家后生与那位姑娘应是相拥而别在这番光景下。

百利宫